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家校共育 > 家校共育

我的教儿记

时间:2015-05-07 14:24:32  来源:  作者:一(8)班家长 吴禹霄家长  点击数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开学了

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,三十多年前的激动延续到了儿子的身上,背起书包去上学,感觉儿子有点小兴奋,我和他妈妈心中有点忐忑,不知儿子会怎样步入他人生的一个新阶段,等待、期盼、担心……百感交集,不一而足。

 

问题初现

开学一周了,问题出现了,上课时小家伙随意上讲台,对指令性语言缺乏执行度,不会和同学相处,情绪化严重,没有安全感等等。回家后,气不打一处出的我总是免不了对他一番呵斥,语言强硬,我快崩溃了,儿子也快崩溃了,感觉家里仿佛成了充满着阴暗,腐朽的哥特式古堡,负能量满值。

   

爸爸上学记

问题出现了,但总要解决,首要就是要透过现象看本质,找原因,寻本质就成了重中之重,在与老师协商后,近距离观察出现了,于是我“上学”了。随后的几周我几乎每天都去学校,儿子上课,我上课,儿子下课我旁观,力图感受他的感受,体验他的体验。

 

症结与求教

通过观察以及与老师的交流,加上回家和他妈妈的归纳,终于找到了儿子行为的症结。根子是幼儿园延续的,儿子心理年龄略小于生理年龄,在幼儿园时被孤立,再加上我们父母忽略了他的心理感受,没有及时和他沟通和交流,情绪无法得到疏通,慢慢积聚,造成他缺乏安全感,故而敏感,像一只长了刺的小刺猬,把自己严实地保护了起来。其次,因为没有自信心,因而不会与同龄人相处,在学习上也是,见难就退,只有用哭闹来掩饰自己。第三,孤独感,造成儿子总喜欢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举动,其实也只不是借此想引起别人的注意而已。

我和他妈妈也是初为父母,怎么办?搜肠刮肚一番,最后决定从两个方面入手:一方面看书,学习一些相关育儿书籍;另一方面,请教专家,比如儿子的舅舅(儿童心理学专业),我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高考前。

 

蹲下来试试

要让儿子有所改变,沟通是第一要务,我和他母亲原来的方式就有待商榷。于是,我们改变了一下方式,决定“蹲下来”试试。

所谓“蹲下来”不是指身体行为,而是一种心理行为,我试着改变自己,从心理上和儿子平等对话,按社会交往模式,进行换位思考。

首先,就是语言,语气的改变,减少强制性指令,减少呵斥。其次,多想想,如果我是儿子,我会怎么想,我希望爸爸说什么,怎么讲。开头很难,我很不习惯,没方法,强制执行,慢慢的,渐入佳境。虽然还有很多不足,能进入良性循环就好,不由感叹,真不知道是谁改变了谁,不管了,共同进步岂不是最好。

 

积分制的建立

然而不管说再多,都必须在规则的基础上,无规矩不成方圆,于是在儿子舅舅的建议下,积分制在我家粉墨登场了。

所谓积分制,实际就是行为习惯的一种量化规则,其核心就是用积分来体现奖惩,比如儿子今天纪律好,得多少分,今天帮助了同学,得多少分,今天在学校乱跑了,扣掉多少分等等。具体内容可视情况,家庭讨论后(儿子也要参加讨论,这点很重要。)增减单项和单项分值。那这个分有什么用呢?日常几乎所有事情都能用,比如儿子要看电视,可以,多少分看多少时间,积分表上有明细,还比如想买什么东西,想去什么地方玩等等,都有明细。于是儿子要想干什么就需要分,要想多得分,就要注意平时的表现。这其实就像视力矫正器一样,是一种心理上的辅助工具,按国外的说法,同时是一种规则的训练,一种对文字性条款的适应。

 

路漫漫其修远兮

日月如梭,光阴似箭,转眼间一年级已经过去了大半,儿子的行为习惯有了较大的转变,我们也很欣慰,但一些问题依然在解决中,比如儿子写字慢,拼音需要提高等等,真是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还须努力。发现问题,找出原因,解决问题,我感觉还任重道远,我经常和他妈妈开玩笑说,与君共勉之!

 

 

 

 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